当前位置: 行业资讯

项目暂缓开工,建筑涂料饱和,5000多家涂料相关企业倒闭?

2024-04-24admin1726
近日,国务院办公厅印发《重点省份分类加强政府投资项目管理办法(试行)》(国办发[2023]47号),要求天津、内蒙古、辽宁、吉林、黑龙江、广西、重庆、贵州、云南、甘肃、青海、宁夏等全国12个高风险债务省(区)、市缓建或停建基础设施项目,除供水、供暖、供电等基本民生工程外,省级或市一级2024年不得出现政府投资新开工项目。
12个债务高风险省(市、区)停建、缓建
根据47号文要求,12个重点地区(即债务高风险地区)的交通(如机场、运河、城轨)、社会事业(除教育卫生医疗养老外)、市政(除电热气水)、产业园区、新型基础设施(除国家算力枢纽外)、楼堂馆所、棚户区改造等领域新增投资受到较强管控。总投资完成率超过30%但未超过50%的,原则上应当缓建;总投资完成率未超过30%的,原则上应当缓建或停建。
此前曝出的前十五名负债率较高的省(直辖市)中,以上12省份赫然在列。数据显示,云南、天津、甘肃和青海更是出现同比负增长。2023年12个重点省份GDP合计占全国比重为17.2%,比2022年的18.4%明显下降,其中半数省份固定资产投资也出现同比负增长。
与全国对比看,2022年12省合计基建投资和固定资产投资占全国的比重分别约为25.7%和30.4%,约3成左右。 也就是说30%的省(市、区)基建项目停摆,这也让我国一直高速增加的基建脚步逐渐减速。
“基建狂魔”背后是入不敷出,多地减缓项目投建
据了解,目前多个省市地区终止项目或缩减投资额。重庆市公共资源交易网披露工程招投标终止的公告达16条,远超2023年12月份的6条。
内蒙古自治区提出要压减非急需非刚性支出、维修改造项目、政务信息化建设和运维项目,严控“三公”经费和一般性支出,让“过紧日子”成为常态。
云南省兰坪县智慧城市建设项目终止公告,“因项目建设规模、建设内容和资金来源发生变更,本项目原招标取消。”
从目前的措施来看,此次调整或将是“标本兼治”,彻底遏制地方债新增势头,化解财政风险。最近10年,中国基建从过去的“基建匮乏”走向“过度基建”。2011年及以前,中国每新增一单位基建,平均增加0.5个单位的GDP。但2012年以后,新增基建的GDP拉动作用,显著下降。2013年至2014年间,基建的边际拉动降至0.13个单位GDP,2015年和2016年几乎为0,基建对经济的促进作用已经不大。
随着中国基建规超过50%,“基建狂魔”的名声也响彻全球,比发达国家的22%还要翻倍。但城市建设、公路、铁路、机场、港口等迅速建设起来的同时,却积累了沉重的债务。除了上述12个地方债务杠杆率较高的省份外,其他地区债务风险也不容乐观。目前在全国31个省市自治区中,大部分省份都入不敷出。
80万亿隐性债务或将爆发,超5000多家涂料相关企业倒闭
目前全国多个省市地区债务杠杆率极高。截至2022年末,全国地方债务余额为25.66万亿元,其中一般债务为13.34万亿元,专项债务为12.32万亿元。根据机构的估算,全国地方隐性债务规模在60万亿元至80万亿元之间。如此巨额的债务,也就不难理解缓建、停建和禁止新建的重要性了。
随着基建项目的暂停,“铁公基”老基建和5G新基建以及关联配套产业的建设对于防腐、防锈、防火等材料的需求也在减少,工业涂料企业利润下滑和市场规模缩水成为必然;此外,债务危机的幕后推手——房地产行业也屡屡曝出爆雷违约,停工停贷等,导致建筑涂料企业面临需求腰斩和账款票据难兑付的难题。
历经三十年的粗犷发展后,虽然涂料产业正在逐渐向精细化发展转型,但仍面临很多难言之隐。比如产能过剩,不断的扩产新建以及跨界而来的投资建设,让这个本就处于“高端不足、低端过剩”的行业愈演愈烈。
正如一位涂料人所言,“现在的涂料市场,减少50%的产品供应,市场都可能还处于饱和状态。竞争这么激烈,大家如何不打价格战?”
恶性竞争的结果是亏损甚至倒闭,据不完全统计,9成以上的涂料企业利润下滑甚至亏损,近期众多龙头企业财报中的业绩下滑就是最好的证明。科顺股份预计2023年净利润亏损3亿元~4.5亿元,渝三峡A预计2023净利润为亏损3,000万元–4,000万元,中漆集团预期2023年的股东应占亏损约5700万-6900万港元……
基建项目被叫停后,涂料化工企业承接的项目更少,订单业绩也日渐下滑,如入寒冬,中小企业的日子更不好过。在刚刚过去的2023年一年之内,成立并注销的涂料企业就超过3000家,化工企业超过1700家,合计超过5000多家涂料相关注销或结束营业,预计濒临破产的企业恐怕更多。终端的寒冬已经传递给了下游,对于在中游的涂料行业而言,“苦日子”也才刚刚开始。
139 2900 4586